Marcel Drechsler,一位热情洋溢的德国天文摄影师。

1

“有两件事让我们为之怦然心动。一是为科学、对天文学、宇宙学和物理学的热爱而奋斗。另一个则是通过摄影捕捉世间之美。是天文摄影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让科学和艺术通过美妙的影像完美融合在一起。” – Marcel Drechsler

Marcel是一位平面设计师,自由职业者,热爱摄影。3年前他才开始投身天文摄影,但已经创作出一些精彩的作品。 他的佳作曾入围2018年格林威治天文摄影比赛。

天文摄影需要耐心与时间。当我们问起Marcel为什么能耐住性子承受这一切?

他说:“因为我喜欢天文摄影。因为这是我的酷爱,我无法想象出还有比这更美好的爱好。”

Marcel对天文学的热情同时还来自于搜寻宇宙中没有被发现和命名的天体。他一直在寻找尚未发现的行星状星云,星系和反射星云。Marcel的照片在国外知名天文摄影交流平台上很受欢迎,他的很多作品都被评为“当日最佳图片”。

主要设备

望远镜:620mm Celestron RASA F2.2 Astrograph

赤道仪:Mount: Celestron CGEpro

主相机:ASI1600mmc

滤镜:2″ Baader Highspeed Narrow Band Filter, 2″ Baader LRGB

导星相机:MGEN

我们对Marcel做了一次专访,主要是关于他在天文摄影方面的经验和故事。下面让我们来一起走近Marcel。

 

Q1. 你好,Marcel。可以向大家介绍下你自己吗?

Marcel Drechsler:  大家好,我们的名字叫Marcel,我是一位来自德国的天文摄影师和业余天文学家。有两件事让我们为之怦然心动。一个是为科学、对天文学、宇宙学和物理学的热爱而奋斗。另一个则是通过摄影捕捉世间之美。是天文摄影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让科学和艺术通过美妙的影像完美融合在一起。

我作为一名自由职业平面设计师,对摄影一直是有一腔热情。我从早年开始就一直在玩摄影了。不过3年前才开始接触天文摄影。一开始,我用的是小型设备和未改机的数码单反。直到后来,我才添置了更大的望远镜和第一台单反改机。随着设备的增加,我在2016年建立了属于自己的个人天文台,终于结束了冒着严寒奔波寻找拍摄地点的日子。因为不再需要在安装和调校设备方面耗费大量时间,我可以完全投入到拍摄中,个人天文台使得我的拍摄变得更加轻松。

对我而言,天文摄影意味着数周乃至数月的时间里,一次又一次地耐心地对宇宙天体进行曝光,经过数十小时的曝光,将遥远星云中发出的光子都记录下来。为此,我常常连续3到5个晚上都彻夜未眠。不能像其他人那样舒适地躺在床上,然后第二天早上精神饱满地去上班。其实天文摄影意味着你要度过漫长的枯燥时光。可能几周也可能是几个月,也等不到一个晴夜。为了不让拍摄缺乏乐趣,我会投入很多钱在购买必要的设备上,也会为了拍摄放弃一个又一个假期。平均下来拍摄频率也不高,一个月最多也就一次,但每次拍摄和处理照片,可能会耗费我80个小时。

为什么我经受住这一切?

因为我喜欢天文摄影。因为这是我的酷爱,我无法想象出有比这更美好的爱好。对于我的照片,我特别偏爱长曝光的方式。我没有走快餐摄影或者短曝多叠的路子,而是尽可能长时间曝光图片。每个目标都经过几天甚至几周的精心挑选,计划和研究。对深空图像进行完美的构图是我对自己的终极要求。

 

Q2. 您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天文摄影?什么时候您拥有自己的第一部望远镜?还有您第一观测的心情是?

Marcel Drechsler:  能知道从某一天突然爱上天文摄影?它给我的感受是,它是潜移默化的流淌在血液里的一种东西。从童年时代我就已经被宇宙所迷住。我想知道宇宙是如何形成的,它是如何运作以及如何演变的。

我在十二三岁的时候,我买了自己的第一台望远镜。为此,我得省吃俭用,甚至暑假给爸妈的公司打工。

这个望远镜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准确地说,它只是一个塑料感很强的廉价折射望远镜。但对于我这个啥也不懂的初学者而言,依旧充满了好奇。

我第一次通过望远镜所看到的景象让我记忆犹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观测的第一个目标是火星。我清晰得记得当时那种神奇的感觉。

 

Q3. 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拍摄深空的?你能记得你的第一张深空照片吗? 当时的感受是什么?

Marcel Drechsler:   这一切都起源于我在1997年拍摄的“海尔波普”彗星。然而,我很快意识到我的旧望远镜根本不适合天文摄影。没有跟踪,没有好的光学器件,也不是针对天文摄影而设计的。然而,“海尔波普”彗星的拍摄让我受到了启发。我的第一张真正的深空照片拍摄于2015年左右,时间不算长,今天看那张照片真觉得很不咋地,但当时已经觉得相当牛了。那时,我第一个拍摄的目标是M31。在我看来,选这个目标作为起点很有意义。第一次拍摄遥远天体的感受,难以用言语来表达。虽然,不得不承认我在实时取景屏幕上只看到了M31的核心,但那一刻我已经很满足了。

 

Q4. 我们知道在天文摄影在领域,包含了行星和深空两个方向,请问您为什么选择深空拍摄作为您主要的方向?

Marcel Drechsler:   我认为正是深空天体的多样性让我着迷。 我不喜欢一个天体拍两遍,因为这样很容易让我感到厌烦。 当然,拍出完美的行星照片也是一大挑战,但我不好这口。 我的挑战是浩瀚的深空天体。我对拍摄深空天体的细节和捕捉那些从未见过的深空天体充满激情。

 

Q5. 我们知道您是一名平面设计师,对一些图像后期处理软件非常熟悉,例如Photoshop。 因此,在天文照片后期处理中你能比其他人学得更快。对于你而言,这是一个优势吗? 也许平面设计中的一些好的概念可能会有所帮助?

Marcel Drechsler:    我可以用一个大“YES”回答这个问题。多年的Photoshop使用经验,可以加快图像处理的速度,获得想要的效果。而且可以研究出以前没有人想到过的新技术。所以,建议所有Photoshop用户要多熟悉它,多用它。不要只是搜集天文摄影的教程,而是寻找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 每个有用的技巧都可以帮你更有效地编辑照片。

 

Q6.您现在用的什么拍摄设备?可以给大家展示一些您拍摄的照片吗?

Marcel Drechsler:    我现在用的主相机是ASI1600MMC,导星相机是MGEN,望远镜是Celestron RASA 11″ Astrograph,焦距为620mm,f/2.2 安装在CGEpro上。

 

Q7. 很多人更喜欢折射望远镜,牛反或RC用于深空拍摄,为什么你选择了RASA?

Marcel Drechsler:  这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 在德国,我那里光害很小,平均Bortle 3。但是,好天气不多,常常几个月半年都没有一个晴夜。逼着我必须用快焦比的镜子和高灵敏度的相机。所以我选了RASA。

 

Q8. 您什么时候知道我们“ZWO”的?您拥有的第一款ASI相机是?

Marcel Drechsler:   我用ASI的相机已经有2年了,最终选择了ASI1600mmc作为我的主力相机。我测试了很多ASI相机,包括彩色相机,但我最喜欢的是ASI1600MM-Cool。有了这台相机,我可以轻松拍出很多好的作品。可以说,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和它已经成了好朋友。 关于曝光,增益和偏置的知识不是几天内能够学明白的,需要经验和耐心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最优设置。

 

Q9. 哪一款ASI相机是你最喜欢的?你选择它的原因是?

Marcel Drechsler:   上面我已提及,我最喜欢的ASI相机绝对是ASI1600MM-Cool。这款相机是跟我的Celestron RASA是完美组合。 两者相辅相成。我真的很期待ASI1600MM-Cool的迭代产品能有更高的量子效率和更大的满井,那肯定会让天文摄影的效果更上一层楼。

 

Q10. 深空摄影中最难的部分是什么?您是如何克服它的?

Marcel Drechsler: 

这是一个好问题,我该从哪里说起好呢?

我认为天文摄影总的来说是最复杂的摄影领域之一。其他摄影领域都不像天文摄影这般需要如此多的知识,耐心和技术。

就我个人而言,尽管在技术上存在短板,但最难的点还是耐心和坚持,有时候很长时间都会没有好天气拍摄。不过,我依然热情不减,经常计划好下一个目标,力求好天气来的时候能拍出完美的照片。

当然,每个天文摄影师都会面临成百上千的各种问题,这些问题可能会让我们绝望的度过一个又一夜万。 每当你解决问题时,都会出现一个新的问题。 我不知道哪位同好的设备是一直完美顺利运行的,但是我坚信耐心和投入是实现目标的唯一途径。 这句话听起来有点诗意,但确实如此。

 

Q11. 我们知道您在天空中发现了一个新的星云并命名为“芬恩星云”,您能告诉我们关于这个星云的更多消息吗?

Marcel Drechsler:  我也致力于拍摄和发现新的深空天体。 我一直在寻找尚未被发现的行星状星云,星系和反射星云。在我的拍摄计划中,非常规的目标往往很多。经过我的努力搜寻,我终于在2018年9月,在鹿豹座天区发现了一个新的反射星云。这是一个非常罕见的黄橙色反射星云,围绕着变星“上丞增一”。新的星云被命名为“芬恩星云”,这是我小侄子的名字。我所拍摄的芬恩星云曝光时间超过了35个小时。

 

Q12. 您知道我们ASIAIR吗?如果您有所了解,那您希望未来我们的ASIAIR新增哪些功能?

Marcel Drechsler:  Marcel Drechsler:  ASIAIR是一项创新技术,对此我还是有些了解的。这个小盒子的诞生凿实让人感到兴奋。令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它就像一个魔盒,可以控制望远镜上的各种设备。也许,ZWO可以考虑支持SkySafarie之外的其他软件,比如我喜欢用的Stellarium。

 

Q13. 您对“振旺光电”的印象如何?

Marcel Drechsler:  我觉得ZWO很不简单,因为在很短的时间内,该公司就成功的在天文相机领域推广了CMOS传感器技术。其他制造商也纷纷效仿,ZWO在营销和产品开发等方面也已经形成了一套标准。我相信,未来ZWO将研发出更多让人期待的新产品。而我,已经开始期待了!

 

Q14. 您拍摄了这么多令人惊叹的照片,那您明年会参加格林尼治天文摄影比赛的计划吗?

Marcel Drechsler:  非常感谢你的称赞!我很幸运能够在2018年参加比赛。在此期间,我拍摄了一些有趣的照片,希望这些照片能更好地适应比赛。所以我会再提交一些照片。没准儿评审团会喜欢其中的一张照片呢。无论如何,我还是很开心能够再次入围。祝我好运吧!

最后,我们希望Marcel能够凭借他精彩的作品赢得2019年的奖项,同时希望全世界都能认识他,倾听他的故事。

 

天文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