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我们的用户们更多的接触到海内外的各位天文大师,了解天文大师们的故事,学习他们成功的经验。

小编决定,每周采访一位国际天文大师,给大家带来“新鲜滚烫”的采访稿。

本期采访的是Mark Carter,一位来自美国的天文摄影大师,也是2021 ASIWEEK 02 天文摄影大赛的冠军。

下面是本次采访原文:

Q1:恭喜你赢得了本期ASIWEEK!首先能跟我们介绍一下你自己吗?

非常感谢你们选中了我的4块拼接SHO玫瑰星云作为本期的冠军,这对我来说是次很奇妙的经历,谢谢你们给了我这样的机会。我是马克卡特(Mark Carter),和我的妻子和狗居住在密苏里州的堪萨斯城。主职是一名医疗软件行业的IT策略师,业余的时候喜欢坐在自家后院拍摄星空。除此以外我还是堪萨斯城皇家队和酋长队的球迷,所以我也会花费不少休闲时间在体育运动上。我很感谢我的妻子,要是没有她的支持,我就不会在这些爱好上取得今天的成就。

Q2:你什么时候喜欢上天文摄影的?还记得第一次成功拍摄了天文照片时候的感受吗?

小时候,我一直梦想着当飞行员或宇航员。后来虽然距离宇航员的梦想还差一点,但我实实在在地获得了不少个飞行员执照和评级,只是后来我发现飞行员这个职业道路并不是我想要的,所以我最终没有成为一个职业飞行员。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天文的呢?还记得在我还比较小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叔叔搬出了他的8” 米德施密特-牛顿望远镜,带着我通过目镜观测了木星和土星。叔叔几年前去世,我从他那里继承了他的装备。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尝试着用手机拍摄月亮、木星和土星。

但是老实说,直到2020年4月,我才用单反加一个简单的20美刀三脚架,拍摄了第一张亮星照片。想到肯定也有不少人也使用这样的器材,所以我开始上YouTube找教程视频,恰巧就发现了AstroBackyard的Trevor Jones。这里就不介绍Trevor Jones了,我想应该没有人不知道他。我几乎观看了他的所有视频,还观看了一些Photoshop后期处理的视频,然后我打开PS,按照视频教程开始学习。我还是头一次做这样的事情,在当时我既不知道遮罩层是什么,也不知道它用来干嘛的,只能按照视频上教的做。

下面这张就是我的第一张正式照片,拍摄于2020年4月10日。看着它的感觉是很奇妙的,几乎不敢相信我居然真的成功做到了。当时的我其实还不知道这张照片里缺了很多东西,只是光看着它,我就感觉到我被迷住了!

记得没错的话,这里应该是用DSS叠加了45张6秒图像,然后再用PS进行了后期处理。

猎户座星云,器材:Nikon D7500,45x6s

Q3:你目前使用哪些器材?

我就从望远镜开始说吧,因为它变化最大。

我有一个Orion 10”牛反望远镜,焦比f/3.9,焦距1000mm,口径254mm。用这个望远镜我就经常要做马赛克拼接,因为1000mm的焦距对于有些星云来说太长了。但是我还是控制不住地被它解析到的丰富细节给吸引。很明显,254mm大口径可以捕捉更多光线和它们微弱的细节,f/3.9焦比则能让我只需要花费大多数优质折射镜拍摄时一半的时间,就能收集到大量充实的细节。

Orion 10”牛反

猎户座大星云,器材:Orion 10”牛反 + ASI1600MM Pro + 信达EQ6R-Pro。HOO累计9小时,2块马赛克拼接。

然后之前我还有一个William Optics Z73 APO,我用它拍了不少照片,不过之后被换成了Askar 400mm Quintuplet APO加0.7x减焦镜,焦距280mm,口径72mm。这台望远镜向我打开了超广域摄影的大门,虽然很可惜,目前为止我只用它完成了一个摄影项目猎户座星云和马头星云。但我还是很喜欢这台新APO,因为它基本上和我的f/3.8 10”牛反一样快。

写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我没有Askar 400的器材照片,只好放上之前的William Optics了。好在其实两套装备差距也并不多。

M45,器材:William Optics Z73 + 平场镜 + ASI1600MM Pro + 信达EQ6R-Pro。LRGB累计8.3小时。

广域图片,器材:Askar 400 + 0.7x减焦镜 + ASI1600MM Pro + 信达EQ6R-Pro。LRGB累计10.2小时,4块马赛克拼接。

William Optics Z73 + ASI294MC Pro

赤道仪方面,我用的是Skywatcher EQ6R-Pro,这大概是我的装备里最实用的。即使是重约40磅的望远镜架上去,它也能轻松应付得了单帧曝光10分钟的拍摄。诚然我必须做一些微调来消除DEC回差,但基本上平均每个拍摄夜晚,PDH2导星里的总误差只有0.8”-1.3”这么多,要知道我的单张曝光时间有300s这么长,而且赤道仪在拍摄的时候也非常接近了它的最大负载。

导星方面我用的是ZWO的ASI120MM Mini导星相机,搭配 William Optics 50mm导星镜。除了这些,我还有ZWO的EFW、EAF和LRGB滤镜,拍摄窄带的时候,通常用Antlia的3.5nm SHO滤镜。此外,我还有一个Pegasus Astro的Pocket Powerbox,和一个刚买的、可用12v供电的瘦客户机。我之前用的都是Microsoft Surface Book,但是因为这里冬天的时候温度太低,所以我不太想就这么把电脑放在外面。最后因为要使用电脑操控器材,所以我还有一个USB hub,以及给两个加热带使用的有源hub。

灵魂星云,器材:Orion 10”牛反 + ASI1600MM Pro + 信达EQ6R-Pro,SHO累计19.5小时。

Q4:那你选择器材的时候,会最关注什么地方?

我一般会对之前有过不错的产品使用经历的品牌忠诚,也就是说我乐于当一个回头客。我看重质量,之前我拥有一个ASI294MC Pro,真的很不错相机,然后我购买了ASI1600MM Pro,也让我非常满意。甚至是小到一个ASI120MM Mini导星相机,我都有很不错的使用体验。所以尽管我看到其他品牌似乎也有不错的产品,但是我仍然忠于ZWO。

而除了相机以外的器材选择,我想主要还是要归结于个人偏好,很多公司推出的产品其实质量上都没太多的差距,就看你倾向于哪个品牌了。不过偶尔,我看到有人在论坛或其他社交媒体上对某一品牌表达出极大的满意的话,我也会和他们聊聊,了解了解他们对于这一品牌产品的看法。

Q5:你是如何拍摄你的获胜作品玫瑰星云的呢?整个拍摄过程对你来说还顺利吗?

玫瑰星云,器材:Orion 10”牛反 + ASI1600MM Pro + 信达EQ6R-Pro,累计23.3小时,4块马赛克拼接。

一点也不顺利,很痛苦。前面我说过,用10”牛反意味着我要做马赛克拼接。因此在拍摄玫瑰星云的时候,我需要给4块拼接图像的每一块都使用SHO滤镜,然后最终合成完整图像。拍完1,2,3块之后,连续5天的乌云在夜晚接踵而来,我不得不延迟了很久才完成整个拍摄。总的来说,马赛克拼接的难度比平常拍摄难了好多倍,真的很有挑战性,但是当整个项目完成的时候,我也能感觉到很大的成就感。

Q6:你经常使用哪些后期软件?大家都说后期是天文摄影中最困难的一部分,你怎么看?

我通常在Astro Pixel Processor完成叠加,然后在PixInsight和Photoshop里处理。我感觉PS在一些地方自由度更高一点,但PixInsight可以完成大部分的工作,大概90%这样。

再说到第二个问题,在我看来,如果你不认为后期处理是天文摄影中最困难的那部分的话,那你肯定是哪里没有做对。今年4月之前,我一次都没有用过PS,由此我不得不观看大量的YouTube视频、甚至买了一本如何使用PS的书,才能勉强知道如何开始处理图像。然后在大家的鼓励之下,我向PixInsight迈进。实话实话,史蒂文·米勒(Steven Miller,YouTube频道Entering Into Space)在这次飞跃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他之前发布了很多视频,讲解了整个后期处理流程,我从中学习到了不少步骤,也参考了他的部分工作流。

除了史蒂文·米勒,我还读了沃伦·凯勒(Warren A. Keller)的书《Inside PixInsight – Second Edition》。对我来说,这本书简直改变了游戏规则,它让我真正掌握了PixInsight中各种工具的概念。

通过以上内容的学习,我逐渐理解了后期处理,并不断尝试着改进处理的方式。学习永远不会有个尽头,只能经年累用地持续加力。

Q7:你的家人会支持你的爱好吗?他们会在你拍摄的时候加入吗?

我的家人给了我很大的支持,我妻子尤其支持我,虽然她不像我一样对天文和宇宙这么痴迷,但她对我产出的图像每次都很欣赏。

我妈妈,不用说,她一直支持我做的任何事情,我永远感激她。我的兄弟和嫂子也很喜欢我的这些天文照片,他们都理解这个爱好背后的复杂性和奉献精神。

我侄子,是我所有家人中最特别的一位。他6岁就可以告诉我们说Hydrogen是红色的,Oxygen是蓝色的,星云比星系小以及其他种种天文知识。他特别聪明,我很希望能有机会帮助他全面了解天空。每当我完成一张新照片的时候,我都会特别激动地和他分享,因为他的喜悦是纯粹而真实的。

我叔叔、阿姨和堂兄弟们也一直很支持我,总会向我提供温暖人心的鼓励。可以说,我的所有家庭成员们都非常支持我。

当我的家人们和我一起出门时,他们会更多关注目视观测这方面。我往往都会放下手中的活计,仰头给他们指点星空的各片区域和星星——它们是什么?它们有什么典故?目前的这段时间是观测的好时机,猎户座大星云、昴宿星团、仙女座、火星、木星和土星都能在天空中观测到。

Q8:你那里的空气质量怎么样呢?适合拍摄吗?会经常为了拍摄外出旅行吗?

夏季的时候很不好。高速气流全年都会经常直接从我头顶飞掠而过,在夏季尤为频繁。即使是天空最晴朗的时候,也会时不时地致使视宁度降低。冬季就好多了,受高速气流的影响小一些,在美国中西部也会出现一些非常晴朗的夜晚,很适合拍摄。

而说到旅行,我百分之百的时间都在后院玩天文摄影。这里的波特尔等级5级,向北和向东两个方向,最近的城市距离我们也有32公里,所以这里的光污染很少。不过,向西和向南方向拍摄的时候,我还是能看见微弱的橙色的城市光,所以我通常都会尽可能地直接在东部或者东北方向拍摄。比起LRGB来说,我更多使用SHO或者HOO,希望我以后能尝试更多的选择吧。

NGC 7822,器材:Orion 10”牛反 + ASI1600MM Pro + 信达EQ6R-Pro,SHO累计20.9小时。

Q9:在旅行之中有什么难忘的经历吗?

鉴于我从来没带着器材旅游过,所以我要说我今年最难忘的经历,是夏天的时候我见证了狂野的“circle of life”(生命循环)的发展。有一群土狼在我家房子背后的大空地中狩猎,当他们完成生命循环的时候,我不得不说这个过程有点残忍。

Q10:一个小问题:你通常都是怎么在夜晚保持清醒的呢?

我有一个40英寸的显示器,一半运行远程桌面控制软件,一半播放电影。因为我第二天还要上班工作,有时候我也会在拍摄间隙里瞌睡一会。一个经验之谈:动作片有益于保持清醒。

Q11:天文摄影给你带来了变化吗?

最明显的变化缺少睡眠。不管是成像还是后期处理都要花费很长时间,但于此同时我们还有现实生活中的家庭、工作需要顾及。有时你会发现你真的找不到时间来做完这一切,就像我,我有两个目标的数据还没处理,但我已经在拍第三个目标了。

另一个变化就是,很出乎意料,天文摄影大大开拓了我的眼界,它不仅向我们展示了人类有多渺小,还给我们提供了无限遐想的可能——宇宙中会不会有生物也在拍摄我们,跨越光年注视着我们,正如我们注视着仙女座星系那样?

M31,器材:Orion 10”牛反 + ASI294MC Pro + 信达EQ6R-Pro,HaRGB累计25小时,16块马赛克拼接。

Q12:你目前共有哪些ZWO产品?在你心里最特别的ASI相机是哪一个?

目前我有ASI1600MM Pro、ASI120MM Mini、EAF电调焦、EFW电动滤镜轮和LRGB滤镜套装5个产品。之前还有两个ASI相机,ASI385MC和ASI294MC Pro。

毋庸置疑,我很喜欢之前的ASI294MC Pro,它能捕捉非常棒的彩色图像,不过显然ASI1600MM Pro更是ASI相机中的王者,它向我打开了更广阔的天文摄影世界的大门,当然,同时也带来了更大的复杂难度和挫败感。有机会的话,我想要升级到更高的分辨率、进一步提升图像质量,比如说ASI6200MM Pro,不过我会耐心等待一段时间。目前我最喜欢的相机还是ASI1600MM Pro。

Q13:对ZWO有什么意见和反馈吗?

在我刚开始用黑白相机的时候,我希望能有些对于不同增益和offset怎么设置的文章,那应该会很有帮助。诚然有一些第三方写作的好文章,但我想来自ZWO的建议应该更好一点。我之前曾经有过这方面的问题,但可惜的是并没有收到很有用的帮助。

Q14:2020年已经结束了,回顾去年,你觉得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我想对于大多数来说,这应该都是个充满挑战的问题,但是对我来说,答案很简单……一切!我今年开始涉入这个天文摄影爱好,学习这个爱好,其中经历了各种跌宕起伏,最好的还属我和朋友和家人一起分享了我的经历,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收获!

其他的成就包括获得了三次Astrobin的“Photo of the Day”(分别是狮子星云、北美洲星云和灵魂星云),SharpCap的Image of the Day(昴宿星团)以及ZWO的Photo of the WEEK(玫瑰星云)。

Q15:2021年有什么计划吗?

现阶段我最大的目标就是提升我的LRGB通道摄影能力,我过去所有的LRGB作品都使用彩色相机拍出来的,但是今年我想多试试用黑白相机拍摄。

然后我要说一个每个天文摄影师都希望的事情:获得一次NASA的APOD。别误会,我喜爱天文摄影本身超过其他任何事情,但每当我的作品被肯定的时候,我肯定还是感到很荣幸。

我享受用我所知道的内容去创造天文照片的过程,每一次对我的肯定,都不过是我这么长时间努力自然而然的成果。

狮子星云,器材:Orion 10”牛反 + ASI1600MM Pro + 信达EQ6R-Pro,SHO累计23小时,4块马赛克拼接。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